心怀感恩的句子|心怀感恩,静静走过一个人的冬天散文

- 编辑:admin - 点击数:354

心怀感恩的句子|心怀感恩,静静走过一个人的冬天散文

(一)心怀感恩,静静走过一个人的冬天

岁首牵着岁尾,跨过年度的门槛儿,义无返顾的奔向另一个始端。厚厚的日历一页页翻过,当最后一页静静地挂在墙上,蓦然回首,方感觉光阴如风一般飞逝,这一页日历,便是与又一个年度的最后诀别。

时光是一颗任性的种子,任你辗转踟蹰,它总是走得果断,走得决绝,不给人留下一丝重新来过的机会。站在岁月的末端,与逝去的时光对望,那两行歪歪扭扭的脚印,是否可以串起一串串流苏,倒挂窗前?忘记了什么时候,恋上了一个人的安静。一份静默,一份孤独,那是一条心路。也许,只有一个人的时候,才可以于静谧中把灵魂安放,那些红尘中的繁华烟云,化为冷却后的落尘,沉静、默然。

你说:人本孤独,路,总是要一个人静静地走,走进了孤独,便是走入了盛大。是啊,路,很长,我们无法携带路边恋恋难舍的风景,前方,还有等待探索的未知。然,路,也很短,当我们还在炫耀资本的时候,时光,已经偷偷拿走了我们的青春。我知道,有一条路没有尽头,那就是文字引领下的思想之路,也是思想对人文文明的探索之路。也正是你的文字,燃起暗夜中的灯盏,为我引渡领航,指导前行的方向。倾注心血的文字,便是对友情的感念吧。感恩的心,化作文字的絮语,一程山水,飘过云天,无需你懂,只做一份遥寄。莫说岁月静好,时光轻轻浅浅,荏苒岁月总会有风雨雪霜的演绎。风是云的呼吸,雨是云的倾诉,莫让尘烟把这份清新惊扰。心向一片自由的天空,于云天外展望壮观的长河落日、塞外飞雪,于大漠间一览风沙漫漫、地阔天远。莫论红粉蓝颜,一份友情,浅浅淡淡,从容走过的路,我们已搁浅了风月。

也许,在我的心中,你就是一株绽放异彩的珊瑚树,深海幽浮,难入浅滩,生存的意义,凝聚在你指尖下的字里行间。我相信,我们一直走在同一条路上,我更相信,这条路我们会文字携手走得很远、很远......拥挤的人群中,注定了你我的相遇,不是美丽的邂逅,却是友情的悠深。你把理性放进了文字,引领我一路的成长,回归自己,不再一度迷离。打开记忆的包裹,是一捧满满的收获,而我的收获,却是你的孜孜耕耘、淳淳诱导,一念心语,唯有感恩......也许,没有一种记忆,会到天荒地老,一起走过的路程,便是生命中的鉴定,这一路,有你,有我......

冬日,注定是荒凉的季节,默然,不代表疏远。所以,一个人的冬天,我静静地独行,只为执着等待,等待春的再度群芳姹紫!在冬的角落安然守望,静享一份孤独,却不是孤单。若可,请许我绘一幅眸中的风景:春暖涟漪绿,风吹瘦青莲。红蜓池中舞,紫燕吟呢喃。请,不要嘲笑星星对月光的等待吧,心存一念期许,意志就不会沉沦。请,不要指责月光的姗姗而至吧,为了一线光明,总是要唤醒一帘又一帘的痴痴幽梦。

夜,如一泓静水,青灯烛影中,依然回荡着那首熟悉的歌。是否,还有一时的情动心动?是否,某一个瞬间也能化为记忆的永恒?夜,很冷,心中却是春的情怀,只因,眼中尽是橙色的安暖、和紫色的浪漫。或许,我不该有太多的感性;或许,我当如冷月一枚;或许,我们都不需要对孤独的抚慰。如是,一个人的冬,我依然执着地静静独行。我相信,不远处,便是花开、便有日暖......

(二)春日寻“春”

冬季没有雪花,似乎是一种难喻的尴尬,而喧嚣的春潮,也有点迫不及待地来赶走那张枯涩的面孔。尽管它还心有不甘地丢下一丝冷冷的冬意,却也毫无底气地蜷缩在午夜黎明。风,开始变得绵柔,冰解后的河水也潋滟灵动起来。那层层涟漪的波动,逗引着岸边的桃色媚情,等待那一池的落英,等待香绿翡翠的披纱。

春,的确是个让人沸腾的季节。看,那些花衣绿裙早已忘记了“俏也不争春”的气节,努力复古着青春的俏丽,一抹霞彩敷面,掩盖着岁月的印痕,流波婉转,顾盼生姿,雀跃在山花烂漫间,风含情,水含笑,一曲婉转醉人间。听,晨钟暮鼓中时时泛滥着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吟咏,仿佛一时的懈怠,便抓不住填充空虚的你浓我浓。桃花开得实在是热闹,浓浓密密坠满枝头,引得那蜂儿蝶儿都扑打着翅膀纷纷赶来,一头扎进花蕊深深处,恣意贪婪着,,顾不上肆意孽春的疯狂。树影遮光,潮湿的土壤,再难见阳光的照射,只有小草与泥土执着地亲昵。一缕风掠过,我仿佛听到一声长长地叹息……

不恋如此春潮,喜欢一个人静静地走,轻轻触摸着时光的脉搏,聆听汩汩流动的声音:走吧,不要等到青丝披上了银霜,你还站在原地!路边的一棵老古树,没有人知道它生长了多少年,它晃动着近乎枯秃的枝叉,嘎嘎作响,招摇着它的古老,愈得一份赞美。看到它沧桑的样子,我茫然。该赞美你什么呢?古老,是炫耀的资本吗?外表已经丑陋不堪,是因为里面生满了蛀虫吧!古树啊,为了维护你外表的尊严,你强忍着被啃食的苦痛,伪装着腐烂的躯体,还要炫耀你的伟大和庄严!你,真的好可怜!心,一阵刺痛……

这难道是我眼中溢满的春天吗?殊不知平添了些许颓废和慵懒。独坐一隅,望高天流云,潮潮漫漫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阳光,已不再属于我,我只能在黑暗中,听那一声声风中的低鸣,那声音,似哀、似怨、似悲、似唤,声声震颤着我的灵魂。沉默的又是什么?也许,那是无言的挣扎,或者,是无声的呐喊,亦或是,长久羁押下最愤怒的抗拒吧!我无法留恋记忆中的兰庭,凝眸远眺,春,离我还很遥远,那个声音正在遥遥处,充满期待地声声呼唤:走吧,越过地狱,便有属于你的阳光,和纯洁的春花烂漫。还有时间来犹豫吗?合着风的旋律,奏一曲希望的音符,携一捻执念,去寻春……